請看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海星浮
章節報錯

神海星浮 一卷:七殺破軍 第二章 心花怒綻

  小侯爺誕辰已經過去一月有余,府中恢復井然有序且忙忙碌碌的日子。

  浣洗房中,一群八九十歲的小妮子正在搗衣,一些個年紀稍大身條抽芽的女孩,則取上井水,加入搗衣木盆之中,做些使力的活計。

  搗衣眾女之中,有一名妮子雖然同樣身穿丫鬟衣飾,卻如鶴立雞群。

  一身雪白肌膚細膩如脂,臉蛋略圓,模樣十分精致動人,傾國傾城的美人胚子已可預見。

  更奇特的是她瞇時細長睜時丹鳳的雙眸,紫瞳且瞳中生瞳,目光仿佛有懾人心魂的魔力。

  今年十歲的紅頰兒吳白丹,在同齡人中身條稍長。

  她本是白羽亡國公主,前些年與侍郎何重樹顛沛流離,吃過一些苦日子。如今棲身異國外土,在巍峨高墻之內的神華侯府任職卑微奴仆,雖然每日清苦忙碌,好歹安穩踏實。

  紅頰兒蹲身搗衣,持搗衣木棒的手掌掌心微微泛紅。

  埋首干活時,紅頰兒也會想起一些前塵往事,不過太久遠的宮中富貴生活和父皇母妃的寵溺溫暖,已經記不太真切。

  倒是與被她暗自埋怨的何重樹在一起時的場場畫面,卻能屢屢記掛心頭,縈繞不散。

  當年公主殿下吳白丹初懂人世,遭侍郎何重樹擄劫帶離父皇母妃身旁,逃出皇宮。

  小小人兒漂泊路上無數次暗自發誓,有一天要摘下這位重樹叔叔的腦袋。

  至于一路上這位大叔的寵溺與惜愛,年歲尚幼的紅頰兒認準一理后,只當他是心懷不軌或者于心有愧了。

  以至于當年何重樹被侯府大客卿所傷,性命危在旦夕,紅頰兒以為他必死,在他耳邊說下“你早該死”的言語。

  這三四年,在侯府不僅長了個頭白了肌膚,還從其他年歲大些的下人口中增長了不少見聞。

  得知故國早亡,親人或遭戰火吞沒,或淪為奸雄藩王床榻玩物,方才曉得冤枉了重樹叔叔。

  若說對何重樹有多愧疚,其實也不盡然。

  畢竟他也使自己吃了不少苦頭,最后輸了約定,賠了性命,她也就淪為這座侯府的卑微女婢了。

  想到這里,紅頰兒狠狠砸了盆中一件錦衣兩棒子,砸得沫水飛濺。

  水星沫子落在相鄰一名妮子臉上,她狠狠瞪了紅頰兒一眼,舉棒佯裝要打,紅頰兒吐了吐小巧香舌,兩人相視而笑。

  監工的大丫鬟見到有二人嬉戲偷懶,本欲教訓,定睛一看,兩人容顏底子俱是不俗,日后怕是能憑著那張狐媚臉子向上攀爬至不錯位置。

  今日教訓她們不難,只不過來日翻身,自己的苦日子可就隨之而來了。于是很有眼力見的監工丫鬟選擇視而不見,調轉藤條子教訓一個干活慢臉蛋黝黑難看的妮子去了。

  殺雞儆猴,也是一門很深的學問。

  時近秋分,院中庭樹漸秋色。落英繽紛,香殘漫地和泥休。

  碧葉蓮池不復生機勃發的清雅之貌,取而代之滿眼殘敗的枯葉干枝。被賦予生之希翼的蓮蓬依舊挺立,褐黃獨枝尤見堅韌。

  滿池數來唯只兩三朵的遲荷兀自搖曳,僅剩的生機與死氣沉沉的滿池荷花相映襯,也無蝶舞蜂飛,孤孤寂寂,不勝凄涼。

  臨池小榭水光照映,朱漆大柱倒映著殘荷斑駁影像。

  暑意將絕,秋風漸起。

  華衣錦服的侯夫人楚小亭在小榭陰影處乘涼,逃避這最后一絲暑氣。

  腹中那團肉越來越鼓囊累贅,身板略顯嬌弱的楚小亭只有腰背斜倚闌干,才能坐得舒適。

  神華侯封頊外出處理罷一件軍機要事,抽空趕回府中,沐浴洗去一身仆仆風塵,便輕裝走入這座荷池小榭。

  年近而立的神華侯封頊,一身氣度愈發沉穩雄厚,久經風沙的臉龐并不白皙,也不似戰場莽夫那般粗獷邋遢。

  刀削臉龐與俊秀五官在人群中很是惹眼,一雙眸子飽含威嚴,此刻則滿是溫暖寵溺的柔和光芒。

  楚小亭如同沐浴在春日的燦爛陽光之下,微微瞇起細長眼眸,朝著耀眼陽光展露即媚又清的迷人笑靨,樸素招呼道“回來啦?”

  封頊久久看著妻子不施粉黛的臉蛋,似乎沒有年輕時那份驚艷與青澀可人了,可不知為何,卻是越發使人癡迷其中。發覺自己氣血翻滾的封頊喉中干澀,一些個新記的情話居然說不出口,無奈道“回來了!”

  神情和藹心中得意的楚小亭招手示意丈夫同坐,封頊并未坐到妻子身畔,而是隨手拎了一把木凳,坐在楚小亭下首。

  輕輕將裙下一雙長腿托起,放在自己合并的腿上。手法老道,溫柔按摩楚小亭浮腫酸麻的小腿。

  楚小亭俏臉微微潮紅,倒也并未如何拘謹,調整姿形,干靠半躺在美人靠上,肆意享受一方王侯的屈尊寵溺。

  只是看著神情認真、束發尚未完全干透的丈夫,楚小亭心中少女情懷便不住涌現。把玩著丈夫幾縷發絲,楚小亭由衷感嘆道“真好啊”

  侯府一間寬敞的書塾之內,幾個同齡孩子或偏頭或點頭,或咬噬筆桿或倒持書本,穿行書桌之間的教書先生手持戒尺,一個個當頭敲打過去。

  只有前排居中的一個孩童從來不曾受打,這小娃長得唇紅齒白,容貌可人,正是小侯爺封星羽。

  不過這名教書先生是出了名的嚴師,能對封星羽另眼相看,非是他身上的侯子身份,而是封星羽委實乖巧聰明。

  此時的封星羽正始識字,還并不如何驚才艷艷,只是誕辰之日經歷異變之后,輕浮心性收斂許多。

  小星羽似模似樣地在金眼紫胎硯臺中調水研墨,那塊抓在手中硬如玉滑如脂光如漆的紫瓊霜松煙墨于水中緩慢化出墨汁,出墨而不污手。

  調罷墨汁,以細桿紫毫筆蘸墨,抄襲先生布置的啟蒙詩篇。

  侯府教書先生樓淺河年歲五十又六,年少時有功名在身,后來因出身原因遭官場同僚打壓,憤而辭官,專心治學修身,在燕隆三州內名譽清亮無不稱贊。

  樓淺河一生不愛金銀財帛,也不貪美酒妙人,年近花甲,唯獨鐘情風雅之物。

  從清流客卿轉為教書匠人之后,侯爺夫人挑選送來書塾的數套文寶,每件皆是樓淺河心頭之好。

  尤其是那出自制墨名家之手的紫瓊霜松煙墨,色重而不渾,落紙即干凝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請看小說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最新推薦

聚天運 仙道九絕 覓仙屠 天下事,不過一劍事 一藏輪回 封神之雷震子 赤心巡天 小秀才修仙 重生洪荒棋圣 一品廚仙 魔君再就業日常 誅神祭蒼生 漫步聊齋 風燭焚雪 我輩豈是蓬蒿仙
2010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