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這個修士很危險
章節報錯

這個修士很危險 第二百一十七章 姜南潯

  三百年前,姜恨天初亡,姜家得天子之賜,還算鼎盛,然三百年下來,再多的寶藥和靈土,也消耗得掉。

  驟聞姜恨天墓中,藏匿如此多的寶貝,整個姜家早已沸騰,布下如此大的陣仗,只為一網打盡,奪回所有寶物。

  至于誰若是誠實說一句,墓中所謂靈園,盡數灰化,姜家眾人定然只當放屁。

  也正因此,才無一人肯在此事上廢話。

  然則,姜家幾番算計,盡未得逞,反倒激起了反姜聯盟的同仇敵愾之心。

  局勢一下子僵住了,反姜聯盟軟硬不吃,態度強硬,一下子選擇的皮球,就被踢到姜家這邊了。

  姜家此次近乎傾巢出動,武力驚天,若要滅殺場中眾人,非是辦不到。

  關鍵是,背后的代價!

  若真如風行烈所言,為了屠滅反姜聯盟,而致整個姜家精銳二代子弟,消耗一空,此戰雖勝尤敗,卻是賠本買賣!

  故此,姜家二爺和高冠老者傳音許久,竟還無定計!

  水家老祖看出端倪,朗聲道,“諸位,戰端一開,我等皆不用護衛幼小,既是艱難局面,就須有赴死之決心,誰生誰滅,正好見平日之修為。我等家長全力撲殺姜家子弟,姜家殺我一個,我等必殺他一雙,雖死不悔!”

  水家老祖將話挑明,諸多老怪哪里還不明了關鍵,同聲喝道,“雖死不悔!”

  “休得張狂!”

  始終風輕云淡的姜家二爺,平滑的眉頭終于高高掛起,“爾等也不必明死志,本座就一句話,所有人不將儲物寶器亮出來,就別想活著走出此地!”

  此言一出,滿場又是一片嘩然,尤其是江湖豪客之中,竟爆發出了歡呼聲。

  姜家二爺同樣洞悉人心,很簡單,身懷寶物的,必定是少數。

  這類人要走,只須完成搜檢,放其離去便是,何苦掬糜此地,平添阻礙。

  而這幫江湖豪客,俱是聽聞此間發現古墓,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妄圖打秋風,撿漏之輩。

  多時窮困之人,哪里來的寶貝。

  只要姜家不再索命,便是放下尊嚴,讓其搜檢一番,又算得了什么。

  別說眾多江湖豪客,便是三大高門,四大世家之中,不知多少人存了此番想法。

  不過眾人又門派,家族掬糜,不敢表露罷了。

  就在姜家二爺自以為得計,水家老祖等人面有苦色之際,江湖豪客陣營之中,忽地爆發出一道巨大的粗獷音,“諸位兄弟,且聽某家一言,萬不可受敵人蠱惑,而丟了性命!先前,這群穿金衣服的,是如何逼迫我等,諸位兄弟難道都忘了么?”

  “此時,這些金衣服的肯站在此處,和咱們平等對話,不是咱們多了不起,而是有三大高門,四大世家作為牽制!倘使沒了他們,我等連性命都保不住,何談離開!”

  “再說,敵人的話,怎能盡信,若是我等前腳離開,后腳便有金服怪客追殺,屆時,我等又如何保全性命。此事,我等同三大高門,四大世家,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切不可受人蠱惑,自亂陣腳!再則,我等武人,辛苦習武,所為何來,不就是為了強大身體,橫行天下,若是教人逼著刮了腰囊,此事傳揚出去,我輩何以立足!還請諸位兄弟三思!”

  說話的是位年輕人,一襲青衣,甚是規整,獨獨一副額頭寬大的驚人,不是妝扮過的許易,又是何人。

  說來,許易也是為這一波三折的遭遇,折騰得要瘋了。

  眼見都出了墓穴,卻還他娘的被逼迫到了此處。

  按他的原計劃,是藏在人堆里,死活不出聲,就算真打起來了,仗著歸元步,和哭喪棒,跟小嘍啰們混作一路,多半也能逃出去。

  是以,當三大高門、四大世家的話事人,和姜家進行著唇槍舌劍時,許易很是輕松。

  這些高門大派,平素仗著勢力,威壓他人,尤其是他許某人,在古墓中,受這幫人的威逼,已是夠夠的了。

  此刻,見姜家威迫這幫人,他心中頗有幾分舒爽。

  哪知道,這兩幫人談著談著,就要歪樓,將戰火燒到了他的家鄉。

  姓姜的一番鼓噪,這幫江湖二貨,就哇哇叫著要贊同。

  這怎么得了,這幫窮鬼亮出腰囊,一窮二白,自是不打緊。

  可他許某人就麻煩了,隱在人群中,不顯眼也就罷了。

  然則,若是眾人都亮了腰囊,他死撐著不亮,這不明擺著是找虐么?

  可他若是亮出來,只怕就不是姜家人要跟他玩命了,三大高門,四大世家,集體先就得活撕了他。

  故此,他再是想不顯眼,此刻,也不得不粗了嗓子,吆喝一番。

  且他頭腦慣是聰明,便是倉促間,生拉硬拽,也扯出了八分道理。

  這廂,他話音方落,那邊,趙八兩等人便跟著鼓噪起來,齊聲吆喝,“都是帶把的爺們兒,讓人翻了腰囊,跟娘們兒露了乃子,有何區別,還能做人?”

  這番一唱一和,一眾江湖豪客,再也沒有敢高聲歡呼的了。

  哪怕仍有人不曾死心,可眾目睽睽,誰也不敢當眾承認自己是那無膽鼠輩,露乃娘們兒。

  姜家二爺萬沒想到,苦心孤詣的分化之計,竟被區區螻蟻化解,狠狠瞪了許易一眼,強大威壓爆發,許易利索地倒下了。

  露臉,是迫不得已。露肌肉,則是招災惹禍。

  生死攸關,許易并不在乎什么顏面。

  “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姓姜的,何去何從,還請化下道來,實不相瞞,水某實在技癢,卡在凝液中期,已近十載,若能得半只腳跨進感魂境的高人過招,實乃求之不得!”

  水家老祖深通兵略,知曉姜家絕不敢輕易動武,故此主動邀戰,以顯得底氣十足!

  姜家二爺正待狂怒,一道清朗聲音響起,“叔父大人,別忘了,是我姜家占足了勝勢,齊叔,白叔,秦叔,寧叔,俱在凝液期,對上對面四位,想必是旗鼓之勢,我姜家兒郎豈有貪生懼死之輩,二叔,自管下令開戰便是!”

  說話的是位雪衣公子,姜家眾人,除了姜家二爺大搖大擺,安坐一張蟠龍金椅之上,便只這位雪衣公子是坐著的,位尊如高冠老者,也只是側立在姜家二爺身側。

  ps:強力推薦好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請看小說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最新推薦

玉宸金章 天海道武 前朝太子的最強大腦 我的師兄是歐皇 人仙百年 大夏紀 狂浪龍婿 修仙從沙漠開始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韓氏仙路 道起蓬萊 貧僧法海佛門世尊 一劍 封神之萬仙陣 我一生經歷三千主角
2010年大乐透走势图